<dd id="rzlbd"><track id="rzlbd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1. 我想和你跋涉千里,披荊斬棘

          思想思潮 2021-09-30 09:08:27

          來源:思想思潮(ID:sxsc2018),轉載請聯系授權/作者:煢塋



          ?點擊?播放音樂


          人的一生很長,長到漫長的時間里很久才能遇到對的人一起同行,人的一生很短,短到和愛的人相處的時間如白駒過隙,指縫流水。


          人需要花多長時間遇到那個志同道合的人呢,有的人三五個月就已遇見知音,亦有人窮盡一生毫無所獲。我是幸運的,每個我狼狽不堪或矯情流淚的深夜,都感謝命運,讓我在獨自過活十幾年后與孟小姐相遇,從此,我不再一個人在這荒涼的世間踽踽獨行。

          遇見孟小姐,是十年前。十年,不過彈指揮間,相識那日,我至今歷歷在目。那時的孟小姐,黑衣黑發,在第一排的角落里安安靜靜,她顯眼卻又不起眼。像長在潮濕陰暗地方里的一株苔蘚,看不見一絲陽光的氣息。


          那時的我,頂著假小子的短發卻偏愛少女的粉色,認真聽課學習,扮演者所有老師父母心中的乖乖女形象,我像一個優秀的演員,我的演技天衣無縫,露不出絲毫破綻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有多想擺脫這些標簽,做我想做的所謂的大逆不道的事。她像刺猬,用堅硬的刺嚇退所有入侵,只有我知道里面還有一顆柔軟的心。我像頑石,表面平和,只有我自己知道內心早已八幡不動,百毒不侵。


          孟小姐出生農村,因為讀書自幼住到縣城的叔父家中,在我還在享受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生活時,孟小姐已經學會了洗衣刷碗看人臉色。孟小姐的叔父對她疼愛卻也固執嚴肅,稍不順他心意便會大聲呵斥。寄人籬下的生活一點一點的消磨掉孟小姐所能感知的溫暖。


          而我,面對嚴苛的要求與管束,像馬戲團被關入鐵籠的幼獸拼命掙扎想要掙脫條條框框,去往遠方。我們在這樣的環境下相遇,卻不記得如何相知。


          若干年后的今天,我問孟小姐時,她皺眉想了許久,也沒有想出答案,而我們都知道的是,相熟之后,我們都看到了另一個自己。像散落在世界兩方的雙生花,在冥冥之中悄無聲息的相遇。


          對于對方生活里的經歷痛心疾首皆因我們感同身受。從此相互擁抱以汲取零星的溫暖對抗生活所安排的每一份殘酷,融化命運所給予的每一絲冰冷。

          后來,在每一條我們攜手走過的街道,每一個相擁的夜晚,我都和孟小姐幻想過我們未來的家。房子不用太大,但是要鋪上毛絨絨的地毯。家具不用太多,但都要經過我們精挑細選。我們在清晨一起醒來,一起上班,下班時一起做飯,周末時叫上幾個朋友小聚,平淡卻不乏味。


          如果上天厚待,我們還貪心的想要一起結婚,不做彼此的伴娘,只想仍然牽著彼此的手,把對方帶到她的心上人面前,無論結婚與否,我們依舊如初。這樣的場景,我們幻想過無數次,成為心里的一道光,我和孟小姐仿若身處漆黑的深淵,投石問路,跌跌撞撞,只為爬到深淵盡頭,光的起始。

          和孟小姐開始“同居”是高三那年,她轉來了我的學校,而我搬離了原來的寢室,和孟小姐開始了同吃同住的生活。


          每天早上六點,孟小姐會把我叫醒,一同去教室,做第一個進門的人,每天的深夜兩點,她坐在我的旁邊寫閱讀,我坐在她的旁邊算數學。最后擠在一張90厘米的小床上相擁而眠。我們錢放在一起用,衣服換著穿,對于所有學生都覺得痛苦的高三,在我們這里卻變成了一塊甜到發膩的糖,沁入心脾揮之不去。

          大二那年,我與男朋友吵架,情緒崩潰時我撥通了孟小姐的電話,受傷的雛鳥會想回家,跌倒的小孩會找媽媽,而我,只想找孟小姐。


          深夜十二點,我聽到她的聲音時嚎啕大哭,男友在我旁邊手足無措,孟小姐問我“怎么了怎么了”而我,一句話也說不利索。她質問男友“怎么就那么看著我一直哭”又心疼的讓我“乖乖聽話,擦干眼淚睡覺”她的聲音好像天生就能撫慰人心,電話掛斷時,我只有濃濃的睡意,轉身就已睡去。


          第二天的晚上,河北的深秋凜冽如南方的寒冬,孟小姐打電話跟我說,她在我們學校門口。我詫異之后陷入狂喜,披著大衣踩著拖鞋就趴嗒趴嗒的朝她跑去。我問她,怎么突然來了,她說擔心我。


          因為我的一個電話,她便坐了9個小時的火車來找我,在我熟睡的那一夜,她不知有多擔心,第二天天一亮便坐最早的火車過來。而我,所有的委屈痛苦早已在抱住她的那一刻煙消云散。似乎每個人都會有恢復力量的秘密武器,大力水手吃了菠菜罐頭會神勇無敵,哆啦A夢有了銅鑼燒會開心無比,而我,有了孟小姐便所向披靡無所畏懼。


          十年里,我習慣了事無巨細,全都告訴孟小姐,戀愛,考試,兼職,投稿,她永遠是第一個知道的人。我不愿讓她有一天在別人的口中知道關于我的消息,而她亦如此。我在她的面前,毫無保留,我可以毫無顧忌的說我討厭誰,喜歡誰,可以不顧形象的在她面前不洗頭不換衣。永遠不需要擔心我這么做會不會被討厭,會不會背叛。我對她的信任早已溶于骨血。


          今年我與孟小姐,一同去了方特,過山車在空中旋轉之后俯沖下來,那一刻,女生們都在“啊”的大叫,而我緊緊抓住扶手脫口而出的是孟小姐的名字,那是遭受深深的恐懼時做出的本能反應,下來時,我便清楚,我與孟小姐早已超越了友誼,變為親人。


          我們的靈魂在廣闊的世間相遇碰撞,我們的軀體在荒蕪的人間慰藉取暖。能與孟小姐愛同樣喜歡的事,罵同樣討厭的人,大概是我匱乏的思想里,能想到的最快樂的事了。





          作者簡介:煢塋,一棵生長于南方的樹,向陽而生,從心而活。微博:奶糖味的大白兔



          這是個有時代正向價值觀的公號,吸引有質感有內涵的靈魂在這里相遇。有原則有底線,不媚俗接地氣,致力于成為萬千讀者的思想樂園,受眾以年輕人為主!? ? ?

          ? ? ? ??點擊?關注


          推薦文章:? ??? ?

          【影評】別低頭,皇冠會掉,別哭泣,敵人會笑

          【社評】娛樂至死的社會,何談未來

          【文學】造訪普希金咖啡館(一)? ?

          【文學】北平的花兒落了

          【親情】爺爺,您聽到我在講你的故事了嗎

          【勵志】以夢為馬,隨處可棲



          Copyright ? 廣州植物價格聯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