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rzlbd"><track id="rzlbd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1. 千辛萬苦生下他的孩子,他卻要送我去精神病院

          北荒先生 2021-09-11 07:36:02

          01
            今年的冬特別的冷。

            鵝毛大雪颯颯揚揚,將東晏國鋪了一層又一層。

            慈安宮外,跪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堆,個個垂眸自危,心驚膽戰,遠遠望去,像籠了白渺的木樁子。

            倏地……

            “太后娘娘殯天了?!狈勖婕馍さ奶O心急火燎地竄出門,尖銳的嗓子傳蕩開,震的所有人狠狠一顫。

            完了!

            太后娘娘是當今皇上的養母,但感情卻是生母也無法企及的,病榻這兩個月,皇上日日以血祭天,只盼能讓母親好轉。

            “驀然,姐姐她……”嬌弱純美的女人抹著眼角,一臉哀傷,“姐姐她怎么能這么自私,不過一株千魂草,難道還比得上母后的性命嗎?她若是恨,拿了我的命我也愿意,何苦拿母后的命來償還?!?br>
            候在門口的高大男人,身穿黑貉披風,全身僵直,臉色如此刻天際的陰霾,黑沉冷冽,披風下的大掌攥到骨節發白,發出嘎啦嘎啦的脆響。

            慈安宮的大門被打開,映襯著里頭通紅的燈火,一名纖瘦蒼白的女人徐徐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她身著素衣,漆黑如瀑的長發上毫無點綴,此刻整個人如同風中蘆葦,搖搖欲墜。

            “季闌珊!”有力的大掌不等她走近,已經狠辣襲來,狠狠掐住了她細白的脖子,君驀然呲牙欲裂地怒吼,“你該死!該死!朕已經給了你后位,為什么不拿千魂草救母后,你這個惡毒的女人!”
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我根本沒有……沒有千魂草,你為什么不信……”季闌珊的臉色漲到青紫,喘不上氣的痛卻不及心口漫開的那一陣巨縮。

            季家是醫藥大家,家里僅存的兩株傳家寶千魂草,能生死人活白骨,父親將它們分別給了她和同父異母的胞妹,季煙羅。

            三年前,他重傷在季家門口,三天三夜瀕死不醒,還染上了眼疾,無法睜開,屬于她的那株千魂草早就拿來救他了。

            病榻前,他溫柔繾綣,緊緊握著她的手,聲聲都是誓言般的愛意,許她一生榮華富貴,愛她一世滄海桑田。

            那句句甜蜜還猶在耳邊,如今時過境遷,卻被季煙羅偷龍轉鳳,她成為女主角,代替了她所有的恩寵,成了他心尖上的瑰寶。

            而在他眼中,她卻成了覬覦妹妹摯愛,貪圖榮華富貴,心腸歹毒又善妒的惡心女人。

            “姐姐,我知道你怨恨我獨得驀然的愛,但你明知道驀然和母后的感情,為什么不能撇下私人恩怨,救救母后呢,如果我的千魂草還在,就不會……”

            季煙羅捂著胸口,哭的不能自己。

            那梨花帶雨,連咳帶喘的模樣,立馬讓君驀然重重甩了手,小心翼翼地護著她,“煙兒,你何苦自責,這事與你何干,若不是你當初將千魂草給了我,我早就死了,你身體一直不好,不能大動情緒,我讓人先送你回去?!?br>
            季闌珊恍惚地抬起頭,入眼的卻是恩愛情深的兩人相依相偎的纏綿一幕。

            他的情深,在那雙黑亮深邃的眸中展露無遺,點點滴滴都是濃到抹不開的憐惜和寵溺,那雙無數個白天夜晚,她癡迷貪戀卻看不見的黑眸,如今重見光明,卻再也看不見她了。

            呵,驀然!

            整個東晏國,只有季煙羅被允許這么堂而皇之地叫著九五之尊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而面對季煙羅,君驀然永遠不是朕,而是我!

            淚,流進心里,苦澀了四肢百骸。

            她顫顫巍巍地站起身,君驀然剛那一甩,用了至少七成的力道,他是習武之人,震的她整個胸腔都在翻騰,她被砸在了大門上,眼前一陣昏黑,濕濡的血紅從額頭徐徐滑下,猙獰了一臉。

            “來人,將這女人押下去關進青染宮,沒朕的允許,不準踏出一步?!?br>
            青染宮,歷來關押重罪乃至死罪的妃嬪,陰森程度比牢獄有過之無不及,聽說在里頭的冤魂可以填滿整個東晏河。

            他真是恨極了她,恨不得她死。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?
          02
            季闌珊是被丟進青染宮的。

            除了從小跟著她的丫鬟錦繡,再無任何多余一人。

            苔蘚叢生,蛛網遍布。

            錦繡推開了漏風的大門,一股粉塵鋪天蓋而來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重重咳了幾聲,捂著胸口,忍下那股鉆心的疼痛。

            她是習醫之人,自然知道,君驀然那一甩,給她的臟腑留下了傷,沒有藥,只怕會落下病根。

            “小姐,您還好吧,皇上怎么能這么狠心,怎么說您也熬了三天三夜豁出命地救治太后娘娘了,可是救不活怎么能怪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好了錦繡,都過去了?!?br>
            看著自家小姐蒼白如紙的面龐,以及不斷咳嗽的凄慘模樣,錦繡含淚點點頭,“小姐您先坐會,我去收拾一下?!?br>
            三天三夜算得了什么,在他心里,早就給她判決了死刑,永不翻身的死刑。

            花了整整一天,錦繡才勉強整理出一張能躺人的床,一張稍微能用的桌子。

            然而床正對的屋頂上卻破了一個巨大的口子,錦繡凝眉抱怨,“這要是下雨的話,該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錦繡的話才落音沒多久,就應驗了。

            屋漏偏逢連夜雨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的睡眠本來就淺,第一滴雨水砸下來的時候她就醒了,她看著縮在床角瑟瑟發抖的錦繡,心下不忍。

            整個宮內尋遍了也就一床破舊的薄棉絮被,她將被子撥開,蓋在了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自己縮在了靠墻角的位置,卻依然避免不了被滴下的雨水濺了一身的冰涼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醒來,季闌珊整個人都昏沉了。

            眼皮重的抬不開,耳邊彌漫著錦繡不停的嚎哭聲,而后便是她急匆匆跑出去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幾乎才厥過去一會兒,她就被一陣刺耳的尖叫聲震醒了,那是錦繡的聲音,還伴有男人的怒罵。

            她抓著床沿吃力地抬步下床,踉蹌地走到門口,才看到兩名士兵正掄著棍棒狠狠打著錦繡。

            “住手!你們干什么!”

            “喲,是我們尊貴的皇后娘娘呀,你這丫鬟不懂事,居然違抗圣命跑出去偷藥,我們也是例行公事?!?br>
            “我還不知道,皇上什么時候立下的規矩,私下動刑也是例行公事?”

            伴隨著蒼勁醇厚的聲音,一道頎長的身影跨步而入,兩士兵一見,噗通跪在了地上,嚇的瑟瑟發抖,“玨王爺!”

            “滾!”

            蕭玨帶了藥,有外傷藥,內傷藥,退燒藥,只要想到的都帶上了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吃過之后,好了許多。

            “謝謝,你是北齊國的質子,還是快走吧,免得多惹是非?!?br>
            看著破敗的房屋,孱弱的纖影,蕭玨哽在喉頭的話終究還是忍不下,“還有半月,我就期滿回國了,我帶你一起走吧?!?br>
            蕭玨是北齊國最受寵的皇子,為保兩國長久和平,打小自愿請旨來東晏國做質子,她初入宮,巧合下,救了中毒的他,至此,這個男人總能鬼使神差地出現在她最落魄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那琥珀色眸中,純粹的不帶一絲雜質的濃烈情愫,是她最不愿去觸碰,也觸碰不起的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輕笑,“你知道的,我不可能會走?!?br>
            “他都傷你至此了,你何苦還要為他苦苦掙扎,闌珊,夠了,他不愛你!”

            “愛不愛不是我說了算,是這里!”她指著自己的心窩口,苦澀一笑,“有時候我也恨,為什么就這么不爭氣,可有些感情一旦付諸,就再也收不回來了,這輩子,除了君驀然,沒人能讓它這么歡喜,這么眷戀,卻又這么痛,這么苦,離開他,我不過一具行尸走肉?!?br>
            蕭玨啞口,強顏歡笑道,“我知道了,那你保重自己,只要你愿意,以你園中的這棵棗樹為證,天涯海角我都會等你?!?br>
            “謝謝你蕭玨?!?br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?
          03
            “小姐,小姐,皇上傳了口諭,讓您去見他呢?!?br>
            端著茶水的手微一傾斜,撒出了大半。

            一個月了,終于,他終于想起她了嗎?

            欣喜來的猝不及防,無聲無息潤進心尖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以為,至少他愿意看她一眼,她也會欣喜若狂。

            或許,就連這個愿望都太過奢侈,老天都要懲罰她的貪心。

            靜蘭宮。

            那是皇上的寵妃,季煙羅的寢宮。

            內室外室,宮女三十,太監二十,最美味的吃食,最珍貴的衣衫,還有君驀然貼身的御用御醫每天的細心調理。

            雖未正皇后之名,但所有的吃穿用度以及身份尊寵程度,整個宮里不出其右,已經遠超她這個所謂的皇后了。

            如今,整個靜蘭宮燈火通明,太監宮女們靜若寒蟬地守在門口,里屋的錦綢軟塌上躺著臉色蒼白,氣息奄弱的纖細女人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被帶進來的時候,君驀然正緊緊握著季煙羅纖弱細嫩的手,憂心的雙眼赤紅。

            “皇上,人帶來了?!碧O附耳輕語,才喚回君驀然失神的憂慮。

            “救人!”

            僅僅兩個字,決絕又冷漠,就連話,都吝嗇于她多一個字。

            季闌珊低垂著眸子,想笑卻笑不出來,“皇上不怕,我把她醫死了嗎?”

            君驀然不怒反笑,“季闌珊,這是你最后的機會,如果煙兒有什么三長兩短,也是你陪葬的時候?!?br>
            他真的以為,事到如今,她還在乎自己這條命嗎?

            “我知道了!”她啞聲應道。

            痛到極致,已然成殤,但是君驀然給的,她一點一滴照單全接,那是她拿命在愛的男人,她活該承受。

            季煙羅和她不同,從小體弱,所以父親并未讓她習醫,倒是她自己,心思不正,漸漸研習起了毒術。

            搭上脈門的時候,季闌珊就察覺了不對勁,季煙羅雖然體弱,但有著從小到大的細心調理,雖不及她身體健朗,但也不至于衰弱至此,像是體內種進了一種東西,急速地將她的精氣消耗掉。

            不像病也不是??!

            她驚愕地望著眼前纖瘦的女人,有些猜測揣著心窩口,不敢置信。

            “皇上,煙妃娘娘的病恐怕不是……”季闌珊抬眸,剛想開口,門口太監急匆匆的聲音生生將她打斷。

            “啟稟皇上,邱太醫在外求見,他說研制出了煙妃娘娘的藥方子了?!?br>
            “快讓他進來!”

            邱太醫?入宮三年,她竟不知道,太醫院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姓邱的太醫。

            看著被帶進來,一副衣冠楚楚的男人,季闌珊的眉宇狠狠一跳,那個曾經在季家做藥童,成天吃喝打諢,還因為偷錢被父親趕出門,是季煙羅母親引薦進來的所謂遠房親戚,邱世明!

            他居然成了太醫!

            不安,在心底迅速膨脹。

            “啟稟皇上,臣確實研制出了煙妃娘娘的藥方子,因為是救命藥,所以這個方子的危險性也十分大,有一點是微臣不敢斷言的?!?br>
            邱世明的眸光在季闌珊身上一掠而過,帶著淬毒的陰險。

            “別吞吞吐吐,只要能救煙兒,還有什么不能說的?!本嚾灰呀洓]有耐心聽下去,只要一想到心愛的女人正命懸一線,就恨不得將天下最好的藥都送到眼前。

            “這味藥的危險之處就是無法預知服藥后的副作用,可能會有眼疾,也可能會無法開口,更可能永遠醒不過來?!?br>
            “混賬!”君驀然厲喝一聲,一怒之下直接將茶幾上的茶具都揮到了地上,“你這是救命的藥嗎?分明是致人死地,還敢口出狂言,來人,押下去杖斃!”

            邱世明嚇的抖如篩糠,連忙跪下磕頭,“皇上,請聽微臣把話說完,這藥雖然危害巨大,但所謂血脈相連,只要和煙妃娘娘有血脈聯系的至親試藥,微臣便能判斷后遺癥,從而對癥下藥,將這最后一項危險拔除,萬無一失地救治好煙妃娘娘?!?br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?
          04
            空氣,靜的滴水可聞。

            人心,沉浮至此,狠毒至此,陰險至此!

            整個宮內,除了她還有誰和季煙羅是至親血脈?

            君驀然起身,高大的身影籠在燈火下,滿是陰影,步步朝著她逼近。

            那冷辣覆面的俊臉上,有著她從未見過的狠戾,“這是你欠煙兒的,若不是你父親臨死遺言,迫于恩情我才被迫迎你入宮,若不是你以死相逼,煙兒心善念及親情,這后位就是她的!”

            迫于恩情,季煙羅心善,她以死相逼!

            分明是父親知道了季煙羅貍貓換太子的的惡毒心思,卻終究不忍血肉關系的她落下欺君之名才瞞下實情,臨死讓君驀然娶了一對女兒。

            因為父親深知她的委屈,警告季煙羅這后位只能是她的,不然便會告訴君驀然實情,季煙羅才會咬牙讓出后位。

            而這一切,在季煙羅的煽風點火下,她卻成了那個千古罪人一般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有些痛,以為已到極致,但每每他的話卻如鋒利的刀刃,裁開她的心,劃下一刀刀更痛的傷。

            她的血淋淋,他永遠看不到。

            她凄涼地笑了,笑出了淚,看著他的水眸下,是翻涌的悲,澎湃的苦,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

            他淡漠地睨著她,涼薄的唇瓣一字一句吐著狠絕的話,“你以為你還有選擇的余地嗎?今天這碗藥你喝也得喝,不喝也得喝!”

            君驀然大手一揮,立刻有太監恭恭敬敬呈上藥碗。

            那黑漆漆,還冒著細煙,淬滿毒的藥。

            季煙羅的毒是讓她永遠都醒不過來。

            但,君驀然給的毒,卻讓她比剖心挖骨還要痛上百倍。

            羈押在心中的痛楚,就如利刃,一次次戳戮著她,直到她瀕臨崩潰,再也無法冷淡偽裝。

            “我可以喝!”她走近他,眼睫輕顫,有濕潤落下,蜿蜒在臉頰上,最后在嘴角暈染開,“但是,我現在就要你愛我!”

            君驀然的瞳孔驟縮,陰鷙的神色讓他周身都漫開了濃到化不開的冷厲,“季闌珊,你還能更下賤一點!”

            她知道,因為季煙羅身體不好,他憐惜她,進宮三年如珍寶般呵護著,不忍碰她,生怕傷了她。

            但對她,卻是厭惡到極致,惡心地不想碰。

            可這次,她不想再隱忍,更不想再退縮,也許是最后一次,唯一能感受他炙熱體溫是完完全全屬于她的一次。

            “好,如果你不答應,我就自盡,拉著季煙羅一起死好了?!?br>
            君驀然狠狠瞪著她,恨不得在她身上鑿出個窟窿來。

            “都給朕滾出去!”

            現場所有人瞬間被清理地干干凈凈。

            他眼皮也沒抬,視線始終絞在她身上,那么恨,那么濃,那么深刻,那么巴不得她立刻就去死。

            可大手還是狠狠將她拽了起來,直接像垃圾一直往外拖去。

            靜蘭宮的房間多到數不清。

            君驀然將她拖到距離主室最遠的一間。

            那般小心縝密的心思,是生怕季煙羅聽見了心痛嗎?

            她像貨物一樣被大力丟了進去,還沒來得及站起身,男人高大的身軀就直接覆了上來。

          由于篇幅限制,本次連載僅到此處,

          后續更多精彩內容請長按下方二維碼繼續閱讀或點擊下方閱讀原文

          (報告小主:小說我們會定期刪文哦,請一定要保存好二維碼方便下次閱讀!長按識別二維碼進入小說后再點擊右上角三個點然后點擊“收藏”就可以了哦?。?/span>

          Copyright ? 廣州植物價格聯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