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rzlbd"><track id="rzlbd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1. 時間給故鄉鋪上苔蘚(節選)

          在離鄉 2021-10-12 08:14:43

          在離鄉,在路上

          日光流年,不只是尋找故鄉




          (非現實的現實,非虛構的虛構)

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時間給故鄉鋪上苔蘚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時間給院落鋪上苔蘚,雨水從房檐漸漸收住的時候,清晨的太陽從山邊升起,照耀著明亮又清新的小鎮。


          風不熱,也不冷,恰到好處的溫存,令人心曠神怡。對于已抵達秋天的小鎮,繁忙的雨水趕走了太陽,那金燦燦的陽光,是山里面的稀客,而到處的土地,深深淺淺地流淌著小溪,其實是地水恣肆,整個季節的秋雨,不小心把大地澆透了。趕上雨后初晴,太陽透過云端,極其高遠,明晃晃地映射著村莊和鄰近的村莊,像萬縷金絲,又似粼粼波光,讓滿地的苔蘚綠意盈盈,潮潤而蔥蔥。


          想起小時候,我們抓起滿地的碎土,用鞭子抽打斜射在墻臺上的陽光,比賽抓飛舞在空中的浮塵,給玉米大豆稱重量,從地上支一根棍子,一邊看著滿場院的糧食,一邊追趕鳥兒,一邊看日光緩慢地流轉,斜過屋檐,順時光推移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20年前,有那樣一個村莊,那兒住著我的祖母、父親、母親、伯父、伯母,還有哥嫂、姐姐們,一如山溝的田地里長著和梁上的坡地里沒有什么兩樣的麥子,也如照過秋天蘋果樹的太陽和照過春天櫻桃樹的太陽一樣的軟和暖,一樣讓果實成熟和甜香。在很小的時候,村莊里人口多,家家的院落里雞鴨成群,孩童滿地,現在村莊里人少了,不是生育得少了,而是從十多年前開始,人們紛紛出村入鎮了,最早在小鎮做生意,一些人家舉家出門去了大城市,村里人往鎮上走,鎮上人往縣城走,縣城人往大都市走,大都市人還想往歐洲走,城市的繁華如一個巨無霸的磁鐵,吸引著村里的人們,因為畏懼貧困而設法潛逃。原因是,出門回來的人,褲腰帶里別著手機,發的紙煙是紅塔山、大中華。人們對好光陰的追求變成一疙瘩埋在泥地里的石灰,稍微下一場雨就再也控制不住地膨脹,大家卷起鋪蓋卷,扛起蛇皮袋子,不管是南下,還是北上,一起洶涌出發。特別在每年春節過后的時節,更是浩浩蕩蕩,只要是火車就坐,能坐多遠坐多遠,越遠的城市越好,這一波接著一波的遷徙,很快便讓村莊元氣大傷,幾百畝的農田里沒有了主人,屋頂的煙囪,空等白云按時飄過,直到現今的村莊里,已經沒有一截牛圈的土墻,沒有一頭牛、一把犁了。


          ?



          小鎮隨著一條公路的貫穿后,這條商業的街道從來就沒有閑過。方圓幾個鄉鎮的人們都要每隔一天的農歷單數日來這里趕集,買買和賣賣。如今這條街上和城里一樣,有服裝商貿城,有超市,有網吧,有KTV,有農家樂,有酒店賓館,有飯館茶樓,有幾家不小的超市,我常常想:這條街在故鄉人心中,不亞于北京的王府井,成都的寬窄巷,廣州的北京路,一切有價值的交易和無價值的遛彎都擁擠在這條街市的洪流里進行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而村莊里之所以有這么多提前下海做生意的能人,之所以有很多人吃螃蟹賺到第一桶金,不是誰運氣好去城里摸獎一把就中了一輛汽車,不是誰守株待兔走狗屎運抱得天上掉下來的餡餅,而是那山山溝溝的薄地,根本不養活人,而生活需要活著才能繼續,這一種油然而然的欲望,驅使著人們從土地里抽身而退,拔根而起,很快便參與和融進了,小鎮轟轟烈烈正在一天天繁華和膨脹的商業大潮中,擺地攤,賣百貨,收山貨,倒騰倒騰,有聰明人就成萬元戶了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村莊里有了很多萬元戶,是值得慶賀的事。當年的社火隊上街,就數我們村的耍盡威風,甚至說社會混混聚于后街,好打群架的一聽,也沒人敢惹。村莊在某一天,一如身后的昆侖山一樣,似乎強大起來,像大個子的人在人群中,顯得巍峨。直到我后來學習了政治經濟學,我才聯想到對村莊的認知:一個地方的發展,是以經濟實力為基礎的上層建筑,而成與敗,榮與辱,也需要經濟來衡量,就像大國之爭,也是經濟實力的較量。少年時候不知天高地厚,許多時候,我常常為自己是這個村莊人感到無比的驕傲與自豪,雖然那些多數或者說全部,都根本與我本身毫無關系,且我們家窮得叮當響,本不該如此攀附,但每每感到村莊里有那么多萬元戶時,每每有十里八鄉的人提起我們的村莊就夸時,我內心里還是禁不住那種天真而實在的,不知發源于何處的身心之燥熱,妄自激動于故鄉的繁榮。


          ?



          我遠遠沒有想到其實一切在那時候,就埋藏下了快將變質的種子,暴發作為速變的一個過程,一種現象,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我絕沒有料想到一個九十年代初就頒發了小康村牌子的村莊,今天許多人家連一日三餐都現代化了、快餐化了。那個每天午飯前和晚飯前開著摩托賣面條面片的三輪車一進村,人們就一擁而上,享受著生活過到今天不用雙手就可飽腹的便利與福利。我萬萬沒有想到而看到但不便說的還有很多。一座古老的村莊,今天會面臨怎樣不可掉頭的奔跑與前進,怎樣不可挽回的失落與淪陷,這不是某一個村莊的事,不是一個地方的變遷,不是幾百口人山村和兩萬多人小鎮的事情,而是所有曾經在泥土地里掙扎過,最后又從土地里脫逃、又找尋到另外的生活和生存路徑的所有人們,必須看見直面的一種蛻變,人們都在經歷世事的明明滅滅、日月交替。那曾經的苦難與貧瘠,不斷的隱痛與重生,如同20年前點燃的導火索,終于引爆而炸裂,是火山爆發嗎?還是晴天霹靂?有的人像牛吃夜草開始反芻,有的人還像機器馬達不停地奔忙。這所有的繼續,都是現實生活,即將覆蓋和被淘汰的事物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我常常為我的年幼無知感到慶幸。對于自以為跑過許多地方見過一些世面的我而言,比起于鄉親們和伙伴們去過的遠方和城市,我的那些經歷蒼白得可以淡漠和忽略不計。他們知道關于城市的更多秘密和底細,更令我意外的是,他們口若懸河地講述著城市的許多內傷和破綻。一些事情游走在法律邊緣,一些見不得人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那些我過早發現的村莊秘密,一直源源不斷地成為我應接不暇的發現,就像大地上的草,千種萬種的草,開花的開花,衰敗的衰敗,榮過再枯,枯罷再榮,一度成為我面對世界和人生,從不擱淺的,一片聽不夠天籟的地的曠野,一片寫不完色彩的風的花海。



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父親是那拉車的牛

          ?


          我推開院門的時候,父親在灶房里擇菜,準備一個人的午飯。開門聲他已經聽不見,依舊半蹲在地上安靜地擇菜。院子里曬著一院的草藥蔓,父親剛從山地背回來。不種糧食的這十多年,父親種藥材,哪怕巴掌大的薄地,他也沒讓荒著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那些黃土塬上的藥地,父親堅持務作,每天去一趟山上,那地里種的東西,也不是只種不管的。要經常管護,看長勢蟲害,要除雜草,施肥打藥。這樣的勞動,從不因什么而停當和耽誤,天天如此。

          父親把自己交給荒野,幾十年來立于風中,挺著身板,像年輕時一樣佇立塬上,佝僂著腰身,伺弄著沒脾氣有性子的莊稼和藥地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在綿綿的鄉土之上,即使滴水成冰的季節,父親也不讓自己的田地荒著,他要去看泥土深處的禾苗和藥苗發芽了沒有。這個時候,風把樹上的葉子全部吹落,枯葉打坐在地上,厚厚的一層,遮住人煙稀疏的村莊漸趨缺少溫度的身體,保留隆冬前最后的余暖。拜中秋的親戚打聽著路,提示馬上就是中秋節令,月將圓,人能圓嗎?深深的露水和即將而來的霜花將打坐小院,在落葉之上,一切將鴉雀無聲,露水更寒,靜得發冷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傍明醒來時,垛在打麥場上的柴禾、麥秸,被雞盤成窩的亂柴上,蓋著一層薄霜。父親繞過院門,去西山溝水泉挑水,一天兩擔水,可供全家人和牲畜的全部生活。幾十年的光陰,每天早上都要走這條路,現在依然如此,陰,晴,雨,雪,挑水是第一件事。水泉的土路上,輕和重、淺和深的腳印,在晴天踏得光亮,在雨天踩得泥濘,在雪天踏得雪白,父親也不知道,風吹過的四季,對路旁的池塘都起過什么波瀾,對他的額頭折出多少皺紋。但在我們長大后,哥哥和我先學著去泉里抬水,后來慢慢用扁擔挑水,由于不小心和頑皮,這條小路上留下了我們不斷摔倒的印記。


          ?



          住在樹上的鳥兒知道,過路的賀溝人看見,地里干活的父輩們聽到我們的哭聲,水邊浣衣的嬸嬸姐姐們嬉笑我們。那時候,我一直埋怨為什么要用這又厚又重的大木桶挑水?水桶丟在半道上去耍,當父母揭開水缸蓋子舀水時,我們才忽地一下奔出院門去擔水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后來我常想,這段經歷對我是好事。它至少告訴我有一些事情是耽擱不得的,譬如家里不能沒有水,地里不能不種莊稼,麥子要搶著收割,地要在驕陽下翻耕,玉米快熟時夜里要去山上拉煙火驅獾豬,入冬前要剁柴,封凍前要把洋芋、蘿卜入窖,儲備一些東西越冬,這些都緊緊地牽扯著我們的生活,不容改變。就像每天的黎明,首先是開門聲,接著是站在屋檐下的咳嗽聲,狗的嚷嚷聲,水桶農具的碰撞聲,人們的走動、搭訕的說話聲,一律被風聲挾帶,傳送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父親帶我去大山上砍柴,我們家的坡場在山頂上,要走兩個多小時的陡路,穿過幾片洋槐林。坡上最早只長馬桑,后來搞水保工程,家家戶戶都在坡上栽洋槐樹,不幾年洋槐樹便占據了山坡,可砍作柴的馬桑苗少了。父親分給我的任務就是去剁馬桑,幾叢馬??梢栽梢焕?,拴根葛條拉下坡,磨起一路的土灰或雪泥。父親負責剁渾身長刺的洋槐樹,手被扎出血,燒得紅腫,再加上冷,像要掉落一樣生疼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那時候,我??匆姼赣H在風雪天滿手結著血痂,但依然揮舞斧頭砍柴的情景。我不知道父親之所以要帶我們去山頂砍柴,是真的需要我們這樣不頂用的幫手嗎,他把不傷人的馬桑交給我們砍,自己剁那些長刺的樹。他在風雪天滿身是汗地背回家的柴,溫暖了我們漫長的冬天。較之于一些伙伴,我們受過的苦十分有限。更多的日子里,父親只是讓我們跟著看,很少讓我們直接挑重擔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每年櫻桃熟了的時候,父親都會帶一些到城里來。孫子病痛的時候,父親連夜睡不著覺,四處找尋治病的良方,出不上主意就出錢。我的生活過得緊巴的時候,老父親知道我拉賬累債,他每次從皺巴巴的衣袋里,掏出省吃儉用下來的錢給孫子,我收下他就高興,他覺得自己還能給兒子做點事情。

          ?




          再次回到夏家灣的時候,小樹已經蒼老。那一年栽在院中的兩株櫻桃樹,枝椏變延,生發出如蓋的蔥蘢,手挽著手,頭頂著頭,像當年院里奔跑過的倆兄弟,親密地依偎著,層層疊疊的枝葉遮蔽著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父親堅持守在小院里,一再說祖先留下的是好地方,不肯放棄。站在歡聲笑語早已遁失的家門口,我深知歲月旋轉的年輪,不可抗拒的衰老馬上將輪到父輩,而且步步緊逼,毫無退路。父親必須面對的孤苦己經到來。曾經我追著他跑,現在他吃力地緊追慢趕,也跟不上我減慢的腳步。我突然感覺到時光無情,生活的洪流,打落在我面前這洶涌的浪花與懷戀,像一條永遠阻隔的山溪,那么漫漶,奔淌,又那么束手無策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父親的人生簡單到村莊和田地的兩點一線之間,他的命運蜷縮在仰望蒼穹、舉目山巒和俯視所及的黃土塬上,瘦瘠的身影,烙在這片叫做村莊的土上、地里,被風霜吹打,任雨雪粘連,被陽光照暖,任春秋輪換,他已經變成黃土塬的一部分,變成一眼土窯的知己,一片坡場的知音,心和魂都緊緊地鑲嵌在那里。苔蘚厚過一巴掌,砍倒的樹上長出大朵的木耳時,這單薄的深秋讓父親更瘦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父親像一架木梯,笨拙厚樸,但他讓我攀登上肩膀,扛起屬于我的未來;父親像一葉扁舟,逆流獨行,但他讓我泅渡于港灣,遮擋吹向我的風雨;父親是一把農具,鈍澀生銹,但他讓我打磨,用老刃磨出飽暖我的衣食;父親是一介農夫,本分老實,但他讓我讀書,用汗水換來供藉我的生活。我現在才明白,父親的做事方式,一直用愛在教育我,用生活在教育我。他一輩子只求做一個好父親。


          ?



          轉眼間20年揮之而去,那樣的靜等慢待的時光一去不復了。朽木頭上長著一氈厚的苔蘚。我明白,父母已經用最大的努力,供養和完成了,我們所要在這個年紀,應實現的所有心愿,而我們能盡力給父母償還的心愿,在無情的時間面前,已經越來越有限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我需要給他們燒一壺熱水,炒幾個可口的飯菜,需要從自己的生活里抽身,為那個家里添碗添筷,添油添米,需要給小時候的心愿,添置幾把柴禾,讓愈老愈孤獨的老家變得溫暖。



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每逢佳節倍思親



          千山蒼翠的蓊郁,萬木蕭瑟的落寞,都不是中秋。到中秋,“斷虹霽雨,凈秋空,山染修眉新綠”。在落寞與蓊郁之間,在舉眉與低首之時,連綿的陰雨貫穿日夜的就是中秋,花自飄零水自流的就是中秋。雨水紡成的線,像親情把我們牽絆在這世上。中秋就藏在父親沾滿泥巴的衣襟上,掛在檐水扯線的屋脊上。它讓一個季節,沉溺于環環相扣的農事中,讓整個大地,浸潤于煙云霧靄的洗禮中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我望著月亮的笑臉喜歡上中秋。祖母在院里放置一張小炕桌,桌上擺著月餅、石榴、海棠、蘋果、核桃等祭品,全家人向晚靜坐,等待圓月從亂山崗間升起。月光會在這一晚來分享各家各戶的貢品,孩子們吃了月光沐浴的祭品也會清吉平安。那明凈、溫煦的光芒投過茂然交織的樹影,灑落在院子里,屋脊上,映照在小炕桌的貢品上,映照在親人們的臉上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圓月當空后,祖母說,現在可以吃了,月亮會給敬獻它貢品的人們賜福的。祖母說話的表情是嚴肅的,充滿虔誠的神態。我咬開一枚蘋果后,似乎覺得那沐浴了日月精華的蘋果特別甘甜特別香脆。我甚至想我是否也會得月亮的造化而更加聰慧。后來我知道,那是靠天吃飯的村莊保留著對自然的敬畏與頂禮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就像敬畏那株祖先栽植的石榴樹,它存活于我的夢中,占據滿我的童年。雨后新晴,渾圓的長著鴨嘴的石榴在枝頭搖曳,沉甸甸的,紅彤彤的,鑲嵌在藍寶石的天上。石榴,帶著天宇的澄明,月光的亮澈和親人的溫暖。它曾讓我度過一個接一個貧窮但不乏快樂的中秋。父親采擷一顆帶著雨珠的石榴,親近我們的臉蛋。那濕漉漉的涼,充斥著雨水的味道,充滿了年復一年的憧憬。

          ?




          雨徑綠蕪合,霜園紅葉多。中秋那天我專程去造訪野坡上的海棠,只是身旁沒有嘰嘰喳喳的伙伴。海棠生長于灌木叢中,在我似乎不認識它的時候,我用晶瑩的目光,質疑的心,盤問著它真正的內涵和底細。望著滿枝的碩果,我一直誤以為它是果園中的山楂。好看的外表下,隱藏著酸楚與苦澀。所以祖母祭月的祭品里,我最不愛吃海棠這種野果,甚至看姐姐們吃時我的牙都發酸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野曠天低樹,站在暮色四合的低處,淅瀝雨霧遮住了群山,母親的山梁一片模糊。細雨濕衣看不見,雨花落地聽無聲。我急切地盼望著母親好起來,渴望著親人團圓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每逢佳節倍思親,母親或許心里更加記掛的是遠在邊關的大哥一家,吃飽了沒有,穿暖了沒有?但這些她不一定說出。在她的心底,兒子在遠處,她在山村,早些年她常到山崗上去,她覺得那里會看遠一些,能和兒子團圓?!疤鎏鲂虑锵?,亭亭月將圓”,積云隱退,又是一個明月朗朗的中秋節,我追懷與親人共度的童年時的中秋。



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我邀明月望長夜

          ?


          從大自然的長河看,群星璀璨,一個屋檐下所能照見的星辰就那么幾顆。好在一年出頭總會有許多夜晚,會遇見月亮高掛在南山上的穹廬,倒懸在小城南脈蒼翠的鳳凰山巔,與我迢迢對語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星空深沉而明澈,寧靜而碧藍。清朗的夜色下,月牙如鉤的時候,月亮就像母親懷抱著酣睡的圣嬰,周圍閃閃的星星,是大自然的蒼穹播放的搖籃曲,歡躍的一個個動聽的音符;月滿如盤的時候,月亮又像醍醐灌頂的圣燈,明亮地照徹熙熙萬物,為大街小巷為生計奔波不息的人們照亮,撫慰還在勞碌和痛苦、迷惘或傷心的靈魂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人生如一場游戲,沒有絕對的輸贏;人生是一場旅行,奔跑終會到疲憊。住在舊城的時候,晚上下班經常獨自穿過星空下的河流,月照的光輝在水面閃爍,有時還遇見月亮、星星落在水草上輕漾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秋夜與家人喝茶,敘舊。清風明月讓我們想起黃昏在山中放牛,月光下的松樹泛著銀針,風聲中碧波萬頃。我們慢慢回味著童年的心愿。月光照著我們,聽我們說話,傾訴,我們講故事,從山村生活說到了異鄉求學,從少年說到而立,窗外月光忽明忽暗,一會兒朗朗皎潔,一會兒幽幽匿跡。

          ?




          時間無情,被歲月把我們變老。孩子年幼,沒有過張望夜空和在月下勞作讀書的經歷。他常常問我:“爸爸,你一個人站在陽臺上看什么,茶都涼了?”我說:“看月亮,你也來看看”。孩子不感興趣,繼續弄他的玩具。他還不懂月光的清明,干凈,不懂茶的苦,茶的香,更不懂痛苦為何物,月亮為何物,生活為何物。他更不懂一個人過去的生活,會在他內心打下什么腹稿,烙下什么印跡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20多年前的鄉村還很落后,沒有通電,晚上趴在炕頭木箱上點煤油燈做作業。趕上燈沒油的時候,如果是每月農歷十五前后的夜晚,我們借著院子里如銀的月光寫作業、背課文,書本上的字和作業本上的格線清清楚楚。月亮是最省油的燈。哥哥說這比匡衡鑿壁借光幸福多了。夜風習習,月光如水,陪伴那些讀書生涯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上中學后學校開設晚自習,去學校的路要經過無燈的田野,父母讓我們結伴,那條死胡同的背街,那片無人的樹林和田野,荒崗上還有不少的墳地。摸黑回家的時候,我們一邊唱著歌吼著嗓子往家跑,一邊感覺有什么在后面追,他們躲在暗處嘩地一下會跳出來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如果晚上有星星有月亮,回家的山路就亮著,每個拐彎處都清晰地延展,路邊那些平日像人影一樣作怪的樹也安分了,田野里的稻草人也能看清,我們心里面便不再害怕。田間勞累一天的父母也不用再到村口等我們下自習了。月光照著彎路,照著小橋、溝渠和樹影,也照徹我心間的蒙昧。月在天上,但亮亮地照暖我怯懦慌張的身影。大地上的每種事物都得到月光的眷顧,都在這黑暗里與光明重逢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我的腳步遂慢下來,有月亮為我掌燈,照著回家的路,這便是我對月色的感恩。特別在人內心害怕的時候,浩浩的明月,陪伴我們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月亮走,我也走,你在前,我在后。我們走到學校的時候,月亮正照著校園的古柏,我們推開柴門回家的時候,月亮正照著屋檐和門板。


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后來在異鄉路上,曾坐在大理的洱海遙望蒼山,一覽月下洱海的柔情與靜謐。曾在三亞的海灘,注視海上生明月的壯麗和潮水的奔涌。曾在香港維多利亞海港,面對月滿星稀的那片汪洋信誓旦旦。曾在煙臺到大連的客船上,陶醉于那種海與天接連、明月與我握手的情景。曾在麗江古城,住在客棧聆聽月下水泄不通的市聲。坐在風中守望的人,獨處一隅看海的人,是不是等著一輪明月從心中升起,看見的月光,是不是就是遇見的一個思盼多年的知己?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昨夜的風中,小城的喧囂很早地消停下來,汽車魚貫般穿行的街市也蕭條下來,沿街的商店都關著門。是天冷風大嗎?兒子說,應該是人們去過節了,路上的行人被風吹著,步履匆匆,往日洶涌的人潮,竟稀疏起來。我想:慢下來的世界真好,街道空曠了,那一個個為生計奔波的家,就溫暖了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從陽臺望去,西窗可見隴南中路上兩盞路燈,映照著七八棵挺拔的行道樹,在枝葉繁茂的樹冠間,路西有一棵黃色的發光樹,路東有一棵紅色的發光樹,在黑夜囈語,相望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四十里外是故鄉,我必須從回去的路上,給自己留下路標。還是往昔熟悉的風景,卻已經面對經年篡改的人事。有時候還幻想和希望人心如月光般皎潔,明澈無瑕。中秋當天的村莊,似乎鮮活起來,像山上的野花搖曳著開放的力量。星空下,羊皮扇舞在風中敲打,山梁下的農田里是一片片黃豆葉黃的秋野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這些年習慣了獨坐陽臺,向晚看書,月亮慰藉著我這只逆流的魚,在黑夜黑透的時候,在靈魂遭受煎熬的時候,以高遠的守候,干凈的光暉,撫慰一些毫無意義的郁悶、孤寂與迷惘,照徹、打開和釋放掉那些生活平白無故的惆悵。還有另一種陪伴我享受星空與大地美妙的是,窗外低唱的蟋蟀。這是我在城里的親戚,和唯一從鄉下進城的伙伴。它們住在樓下綠地里,到了夜晚就不停地嘶鳴,夜越深,叫聲越清晰,有時候我睡著了蟋蟀還在耳畔歌唱。這是我在這個夏天許多個深夜回家的時候,收獲的幸運,因為在逼仄的城市里,擁擠的小區里,茫茫的人海里,有誰會和我一樣能聽見這美妙的音樂?有誰會聽到這鳴唱而心底回味無窮?我相信,這些蟲兒就是來給我歌唱的。它們知道這里有一個鄉下孩子,根基還在泥土里,半夜常夢見山坡、打麥場和夏家灣,夢見蟋蟀在屋后的石墻縫里徹夜歡歌。一個個夜晚,我打開窗戶,聆聽蟋蟀的小夜曲,化解心底那不知所以的蒙昧。

          ?




          陽臺東窗外是一所大學的小區,幾排路燈不明不暗地照著,等候可能夜深回家的人。小區以東是一座正被城鎮化的村莊,身后是一座叫梁山的山峰,在夜晚,黑壓壓一片,偶爾透出星星點點的燈光。打開的一扇窗戶,透過玻璃在室外的夜空反照出密集的樓群,和高樓之上的家家戶戶溫暖的燈光。憑欄而立,秋風入夜吹來,頓涼如水。月亮已經偏西了,幾團白云緊簇在身邊,云朵的姿態,變幻不息,時而淡如煙嵐,時而撕扯不開,時而斑斑點點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瞬息間,就在我靜沐過一縷夜風后抬頭時,月亮又是孤零零地一個人,它搬動著沉重如鉛的人間時光,腳步非常緩慢,它拖拽著勞碌不息的地球人類,滿懷慈悲柔腸。新的一天來臨的時刻,月亮向西的行走,在我的參照線里,對于近處的大地,走過了兩幢樓宇,對于遠處的山巒,蹉跎過兩座山峰。我知道月亮一刻也沒有停下腳步,對月亮而言,不管有沒有人仰望,有沒有人矚目,不管有沒有星星陪伴,有沒有白云蒼狗,它都桀驁地游走,天馬行空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我坐在暗處的角落里,月亮是一盞大燈,電腦是一盞小燈,照著我清苦寫作的理想。我失去信仰的東西已經多年,無數的長夜陪著我在信仰中找尋出路。我感恩月光,在深深的夜晚還能陪伴我寫完這些字,在我仰望蒼穹的時候,不讓黑暗遮蔽住我不眠的心。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月亮之上,浮現出一片雪地般的云朵。月亮告訴我,不要被周圍的寒冷封凍和禁錮,誰都可以用生命的力量,照亮世界和大地。小城沉睡在月色里,雞峰山巒上的一襲云霧,把浩蕩蕩的天空和寂寥寥的大地緊連在一起。坐擁秋夜,再也不能對世界失望——這是從月光得到的啟示與學問。這個夜晚,我遇見過去所經歷但又失去的許多思想。星空給予的答案不重要,就像我向來不看重事情的結果。我明白為什么一些人總坐在月色下享受孤獨,為什么一些人面對月光總滿臉慈祥?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月光的清輝不像太陽,不像雨水,但卻為人所眷念,這是因為在浩瀚的天體中,唯獨月光承載著最深的思念,寄托著無限情意,溝通著天上人間。細看蒼生萬物,世間的一切,哪一個不盛大,哪一個沒有得到月色的恩惠?睡覺前,不妨看看天上的月亮,如果能在睡夢中升起一輪明月,那明月就一定裝在我們心中,陪伴我們一生,又在關鍵的時候會出來為我們掌燈引路,在困境黑暗中為我們照亮前程。如果能和月亮對語,那一定都是打開心扉說的珍珠一樣的話。



          (溫馨告示:世界很小,在離鄉從不提供對號入座)







          謝謝關注 ?分享留言

          ? ? ? ?

          《風起離鄉》當當網、淘寶、京東有售

          ? ? ? ? ? ? ————好的文學 ?不要錯過————



          良心推薦 ?| ?瘋賤小吏 ??

          有溫度 ?有信任 ?有真情 ?有溫暖

          Copyright ? 廣州植物價格聯盟@2017